• banner1
  • banner2
  • banner3
当前位置: > 利来国际w66 >

  9月17日至19日,俄罗斯联邦举行第八届国家杜马(议会下院)选举。根据俄选举法律,总共450名国家杜马议员采用混合选举方式产生,其中225名议员按党派选出,另外225名议员则在单席位选区经一轮投票产生。20日,俄中央选举委员会处理完80.19%选票后的数据显示,“统一俄罗斯党”(下称“统俄党”)以49.42%的得票率在政党角逐中保持领先,俄共以19.82%居第二位;在单席位选区中,“统俄党”的候选人在194个单席位选区保持领先。总体而言,整个选举过程透明、公开、有序,2024年俄新一届总统大选前最重要的一次选举平稳结束。

  此间政治分析指出,俄国内反对派势力大体分为两类,即“体制内”和“体制外”反对派。“体制内”反对派,包括除执政“统俄党”以外的其他议会政党。通常,这些政党对克里姆林宫、俄政府的内外政策是“小批评、帮大忙”。相比之下,那些规模较小的“体制外”反对派公开挑战克宫甚至呼吁投票罢免普京,还希望通过“智能投票”等策略意图干涉国家杜马选举结果。

  “智能投票”是俄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利内阵营2018年提出的一项竞选策略,其主要目的在于削弱“统俄党”在地区、联邦选举中的实力。该策略的主要特点是保证抗议票的统一,“智能投票”官网称“大家一起站出来,投票选出各区‘统俄党’最强大的对手”。某种程度上,“智能投票”与战术投票策略吻合。

  从“智能投票”策略推出至本次国家杜马选举前,反对派借此取得了一定成果。在2019年的俄地区选举中,“智能投票”覆盖了38个地区的53场竞选活动,“统俄党”在联邦主体、城市议会中获得的席位比2014年减少15%。在莫斯科,全部45个市杜马席位里“统俄党”成员仅获得25个席位,而2014年则拥有压倒性的38个席位。2020年,“智能投票”策略在阿斯特拉罕市杜马、新西伯利亚市代表委员会以及奥廖尔州、坦波夫州、托木斯克州杜马选举中取得了相当“显著的效果”。

  纳瓦利内今年初被俄法院判刑入狱后,其“最亲密盟友”沃尔科夫在俄罗斯境外负责“智能投票”系统运营。

  与“智能投票”项目相配套,纳瓦利内支持者数月前创立并正在运营一个名为“第八届国家杜马”的网站,意图通过向选民呈现候选人政策偏好来影响国家杜马选举。与此同时,俄“体制内”的自由派政党、纳瓦利内阵营以及支持者坚决要求保持“全民监控投票站”项目,号称通过视频监控程序防止“执政当局试图向公众隐瞒将在投票站发生的事情”。

  事实上,站在俄“体制外”反对派身后的是美情报机构和互联网巨头。根据俄媒体援引强力部门掌握的材料,美国是纳瓦利内的最大“金主”,通过积极支持来自华盛顿的俄罗斯活动人士发挥影响力。美国国会资助的国家民主基金会工作人员承认,该机构支持俄罗斯反对派,同沃尔科夫“保持着联系”。该基金会不仅对“智能投票”策略十分感兴趣,甚至希望“反腐败基金会”的调查记者成为其线人,目标是获取有关俄军部署的信息。

  早在2018年12月初,俄大众传媒监督署就以侵犯个人数据主体权利为由屏蔽了推广“智能投票”的2019.vote网站。在此情况下,纳瓦利内阵营将“智能投票”项目转移到了谷歌名下。

  对于美国支持俄“体制外”反对派以“智能投票”策略干涉此次国家杜马选举的举动,克里姆林宫一方面战略上藐视,认为其“对投票结果的影响有限”,另一方面坚决予以打击。早在2020年秋,俄联邦安全委员会会议曾专门讨论包括处理“智能投票”策略在内的应对2021年国家杜马选举事宜,认定该项目是“外国干涉俄罗斯选举的工具之一”。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2021年春在社交媒体平台“电报”上写道,“应该记住,该项目发起者在国外,身后有西方国家及其情报部门支持,通过其干涉我国内政。而希望从该项目得益的政客们,只用一件事来解释它——这与俄政府公开为敌”。强力部门之一的联邦安全局也向普京报告,“智能投票”项目是美西方发挥影响力的工具之一,可能会对秋季国家杜马选举构成严重损害,因此必须予以反对。

  随着“反腐败基金会”“纳瓦利内总部”等被宣布为极端主义组织,克宫针对“智能投票”项目的绞索愈加紧绷。过去数月,克宫一直在有意识地削弱“智能投票”策略的有效性,其中包括对互联网竞选实施新限制,演练应中央选举委员会请求快速封锁“非法竞选”网站能力,以及打击“纳瓦尔尼总部”和“反腐败基金会”以消除“智能投票”实施的基础设施等。

  由于“智能投票”项目在美国谷歌公司的域名下,为避免通过强硬手段处理该问题而引来美西方新一轮攻击,克宫最初考虑争取以较为温和的方式解决,责成俄大众传媒监督署寻找解决这一难题的最佳方法。

  随后不久,叶卡捷琳堡市律师叶兰采夫向俄大众传媒监督署投诉谷歌公司,要求促使该网站停止对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的“智能投票”项目网站的技术支持,理由是该项目违反了处理用户个人数据的规则。俄大众传媒监督署支持该投诉,在6月23日要求谷歌公司阻止访问该网站。与此同时,俄方掌握的证据显示,“智能投票”项目维护者是与“反腐败基金会”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“浪潮之国”有限责任公司。据此,莫斯科仲裁法院9月初禁止谷歌公司和俄搜索引擎Yandex的搜索结果中显示“智能投票”一词。根据法院裁决,俄大众传媒监督署关闭了“智能投票”网站的访问。紧接着,美国苹果、谷歌公司分别从其在线商店App Store和Google Play中删除了“智能投票”应用程序。

  此间观察家指出,俄法院、行政部门在国家杜马选举前果断出手,致使美幕后支持、纳瓦利内“战友”沃尔科夫等人推出的、主要针对单席位选区的“智能投票”策略彻底归于失败。

  俄政治分析和社会研究中心主任丹尼林认为,除俄司法、行政机关在掌握确凿证据情况下采取坚定取缔行动外,“智能投票”策略的失败是俄“体制外”反对派与幕后支持的美西方势力自作自受。

  操纵“智能投票”项目过程中,反对派的贪婪本性暴露无遗。据称,沃尔科夫及其“战友”习惯于靠捐款为生,并组织了一个专门接受捐款的政治组织“MMM”。大量事实显示,反对派靠募捐得来的资金经常被挪作他用,贪污捐款的情形司空见惯。

  个人隐私泄露风险,让“智能投票”项目潜在支持者失去信心。“智能投票”项目采取“实名制”捐款,存在个人数据泄露风险,让一些潜在捐款者知“危险”而退却。根据开放服务WHOIS的数据,该项目服务器存放于美国。俄大众传媒监督署为此提醒本国民众,“智能投票”项目所收集的俄选民护照、电话号码、居住地址等个人数据信息在“对俄罗斯不友好的国家”的领土上处理,对俄公民个人数据安全构成严重威胁。

  “智能投票”项目实施中的荒腔走板让美国意识到继续该项目毫无意义。“智能投票”策略的如意算盘是,只要能够把“统俄党”候选人拉下马,选谁上都可以。但由此却出现了一种怪现象,那就是在自由派推出的“智能投票”框架内,组织者敦促选民投票给“斯大林主义者”。美国人发现,“智能投票”项目远离了其初衷。恰恰是基于此,俄反对派身后的美国金主并未与俄政府发生激烈争执,默许谷歌、苹果公司下架“智能投票”应用程序。

  此外,同意与“智能投票”合作的候选人两头受气。受“虐待”、遭“监视”,是那些公开宣称与“智能投票”项目合作的国家杜马议员候选人最终命运的最好描述。

  打赢“智能投票”项目的克里姆林宫并未班师,而是凭借手中掌握的大量证据,继续通过俄政府外交部门、议会相关委员会对美发起密集舆论攻势。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16日表示,俄方掌握无可辩驳的证据表明,美国互联网平台违反俄法律干涉国家杜马选举,为此已经要求俄驻美使馆向美国务院、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转达“美国互联网巨头干涉俄议会选举”的相关信息。同一天,俄联邦委员会(议会上院)国家主权保护委员会主席克利莫夫主持召开会议,讨论美国公司谷歌和苹果干涉俄国家杜马选举的情况,并向两家美国公司高层发出出席会议的电子邀请函。

Copyright 2017 利来国际w66 All Rights Reserved